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离婚(短篇小说)

时间:2022-08-25 00:49:36 | 浏览:9525

其实,我对这段婚姻也是真的厌倦了。段飞鼓起勇气认真说这话的时候不敢直视家宜的眼睛,他很是打怵她那种能钻透厚厚墙壁般的犀利目光。同时也怕她的毒舌,随时发射的毒针能够从身体的任何部位以出乎意料的迅捷速度刺进完好的肌肤准确无误直接扎到心脏。

其实,我对这段婚姻也是真的厌倦了。

段飞鼓起勇气认真说这话的时候不敢直视家宜的眼睛,他很是打怵她那种能钻透厚厚墙壁般的犀利目光。同时也怕她的毒舌,随时发射的毒针能够从身体的任何部位以出乎意料的迅捷速度刺进完好的肌肤准确无误直接扎到心脏。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家宜居然选择了沉默。

坐在驾驶位上的段飞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才发现家宜的眼睛是暗淡的,半点儿没有往日的光芒和那种飞扬的气势。他知道这句话是真的伤到她的根了。

我……段飞其实也不想刻意伤家宜的心,本想再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可家宜打断了他,红红的嘴唇动了动轻轻吐出几个字,送我回去吧。

段飞拧了下钥匙,车子微微抖动一下,悄无声息地滑出了诺大的操场。


下午,家宜打电话说让段飞晚上下班后带她到近郊那所叫做春苗的小学操场上练练车,他就知道没那么简单。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练了没一会儿,家宜就说累了,两人互换了位置,她把副驾驶的座位调低了仰躺在那儿,眯起眼睛伸个懒腰,红润的小嘴吐气如兰。

段飞这才发现,今晚的家宜是刻意打扮了的。夕阳透过操场边的那一排婀娜的柳树,从车窗外洒进一些朦胧的斑点,罩着家宜的浅粉蕾丝衬衫,隐约透出贴身黑色胸衣的轮廓,画面感很强。特别是有几个光点正在那两个高高耸立且不停起伏的顶端上调皮地跳动,更让人浮想联翩。

段飞从来没否定过家宜的美。父母南北结合造就了她那种南方女子的娇柔兼具东北女人的泼辣。当她拉长音调嗲嗲地叫着飞飞的时候,那声音足以让人魂不守舍。可忽而横眉立目时,又会顷刻间让人魂飞魄散。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段飞就在这冰火两重天中来往于天堂地狱间死去又还阳,循环往复常常不能自己。

自从办了离婚手续,一晃儿十多天过去了。段飞以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从此两人再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可是,当家宜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一股若有若无沁人心脾的香气飘进鼻孔时,段飞就知道今晚的见面不一般。那是家宜最爱的香水,也是段飞最喜欢闻的。每当两人亲热时,家宜常说的一句就是,注意啦,我的魔力会让你失去意识。于是,段飞就在家宜一双玉臂紧紧的扣住下真的在那个香氛中飘然升腾,不知去往何方。当魂魄终于悠悠回归时,段飞总会在睁开眼睛的瞬间见到家宜忽闪忽闪的一对大眼睛,然后她还会咯咯笑着问,真的飞飞啦?并嘟起小嘴送上来,在两唇相接的瞬间,段飞顿时一股热力下沉,大脑再次短路,魂魄又不知所踪。刚结婚的前两三年他和家宜就如同两条自由自在的美人鱼,经常在风和日丽的海湾里,相互嬉戏缠绕着慢慢坠入阳光所及的十几米深的清澈温暖海底。然后,“噗”的一下触底陷入到松软细细的沙中,任那细沙摩挲着每一寸肌肤,懒得再游动半步。

下午那个电话,段飞是想拒绝的。可是,不是夫妻难道只能做冤家嘛,我要考车票了,就求你这点儿事儿呗。当家宜的甜腻穿越时空在耳边轻柔柔地飞过来时,段飞顿时失去了抵抗。

此时,直面家宜的玉体横陈,段飞觉得往日那唾手可得的千娇百媚虽近在咫尺却突然变得遥不可及。多年来头一次经历半个多月“空闲”的身体某处好难受,喉咙发干忍不住吞咽了一下。他好想好想一把抓住……

但想归想,最终还是抑制住了极想伸出去的“魔爪”。

家宜虽眯着眼睛但耳朵是灵敏的,她显然听到了那一声虽极力压抑但却很清晰的咕噜声,嘴角稍稍一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微张着的红唇透着湿润。

或许是很漫长的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动静。家宜把眼帘微微欠开一条小小的缝隙,透过密密的睫毛,她看到了从来没有的一幕。段飞居然别过头望向车窗外的另一边,似在欣赏着风景,亦或是盯着远远操场边的一个跳远用的沙坑里正在玩耍的一对孩童在出神,仿佛没她的存在一样。

这让家宜异常气恼,装!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她再次闭上双眼,略扭动一下娇躯,胸脯向上挺了挺。可是,又过了好久,还是没有任何她希望发生的出现。自己怎么突然就在他面前失去了魅力?

家宜忽地一下坐起,你......

段飞回头,映入眼帘的是家宜涨红而有些扭曲的脸。

段飞想,家宜一定是认为自己是迫于父母的压力才跟她假离婚的,这只是个缓兵之计,等过一段日子,待风平浪静两人迟早还会在一起。可是凭心而论,自己这一次是真的真的厌倦了。


哎呀,看这么多的花真好看啊!车子转过一个山弯,一直望着窗外的家宜惊喜地喊起来。

怎么样,带你来这儿是来对了吧!

嗯,真好,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啊?

嘿嘿,这是很久以前踩的点儿,我呀这几年每到春天这个时候就来采山野菜,看红杜鹃。

噢,这就是杜鹃花呀,跟花市里卖的不一样呢。

当然不一样啦,这山上野生的叫映山红又叫金达莱,像这样漫山遍野的开成了花海才壮观震撼人心呢。段飞说着靠边停住,两人下车。家宜伸开双臂深吸一口气,哇,好清新噢!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让我体会一下天然大氧吧。

段飞让家宜靠近几枝怒放的杜鹃,用手机不断地拍着。嗯,鲜花配仙女,真是美不胜收啊!段飞赞叹着。家宜也变换着各样姿势配合着,一时间看得段飞眼花缭乱,心里也被搅得乱七八糟。

认识才三天,你就敢跟一个男人单独来这荒郊野岭,怕不怕我......嗯?段飞戏谑地问。

我才不怕呢,难不成你还能吃了我,哼!家宜小嘴微微上翘带着俏皮,看得段飞心惊肉跳。

嗯,我还就喜欢像你这么胆儿肥滴。段飞牵起家宜的小手,两人沿着一条小毛道缓缓往山里走。一路上,段飞一边釆着野菜一边介绍着,这就是蕨菜,这个是猴腿,这是猫爪,都是这

时节咱常吃的山珍。

哇,原来这些野菜就是这样长出来的,你怎么懂的这么多呀。

我喜欢大山、田野、农庄,喜欢各种植物。以后,我要到农村租一间小瓦房,在门前的菜园里种上白菜生菜香菜茄子辣椒豆角黄瓜什么的,还要有一架葡萄。看着亲手种的各样菜蔬一点点长大收获,夏日里与亲朋好友在葡萄架下沐着清凉的风,吃着柴火大锅炖的笨鸡、河里抓的鱼,喝酒聊天慨当以歌,人生如此岂不快哉!

哇塞,我喜欢我喜欢,我跟你一块儿去。家宜跳着脚拍着手,看着段飞的眼睛,你可一定要带我啊。

当然啦,不带谁也得带着你啊!段飞豪气地大声喊着,特别加重了“你”字。

好啊好啊,一言为定不许耍赖。拉勾!家宜歪着头伸出小手指。

你一点儿都不像一个9岁孩子的妈妈,倒像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段飞直视家宜的眼睛,充满爱怜。

是吗!家宜低下头,略显羞涩。她把头往段飞的怀里稍稍拱了拱,段飞趁势抱住她,用嘴捉住她的耳垂。家宜缩了一下,格格地笑起来。段飞可没管这些,乘胜追击,又迅速移到她的脖颈直迫向红唇。家宜偏头躲过,却又马上回迎。两人忘情地拥在一起,全然不顾头顶大树上有只叫不上名的彩鸟喳喳喳一个劲地在唱个不停。

段飞常忆起与家宜初恋的那段时光,心里充满了甜蜜。


儿子要结婚了,段飞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