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离婚》(作者/卢志友)

时间:2022-08-25 00:51:14 | 浏览:2396

离开那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搬出了破旧的老房子,不再为一日三餐犯愁;不见了前夫和前公公、前婆婆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逃离了贫穷落后的家庭和生活环境。感觉美滋滋的,长久压抑在心里的包袱突然之间就放下了一般。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感觉都在飞,只是放不下那

离开那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搬出了破旧的老房子,不再为一日三餐犯愁;不见了前夫和前公公、前婆婆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逃离了贫穷落后的家庭和生活环境。感觉美滋滋的,长久压抑在心里的包袱突然之间就放下了一般。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感觉都在飞,只是放不下那一双儿女,因为我昨天离婚了。

走进那宽敞明亮的房子,看见那漂亮的家具以及现任老公一家人的生活环境,才知道原来女人可以通过婚姻的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顿时发现天更蓝了,水更清了,吹来的风都是甜甜的。我想,自己本来就应该拥有这一切,这才与我的命运相当。美,实在是美!

那一天在车里,看见一个在田里劳作的中年男子和旁边干活的女人时,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莫名的伤感。若不是离了婚,我现在还不是跟那男人旁边干活的女人一样吗!真的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到每天又是讨好又是哄骗现任老公的儿子去上学,到了校门口都还不敢忘了给孩子戴好红领巾,告诉他口渴了就把书包里的水杯拿出来,喝几口杯里面装的白开水。千叮咛万嘱咐要仔细听老师讲课,按时完成作业。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比在前夫家有干不完的农活以及四个荷包一样重,一分钱都想买两分钱的东西要强得多。

公路上,一个蓬头垢面背着一筐小菜的女孩从我们的车窗玻璃前一晃而过,极像我们大妞,顿时我的心里一片枉然。心想:该不是我们大妞吧,定睛一看原来不是,我松了一口气。

想到儿子该上小学了,是不是前公公或者前婆婆去接送?下雨天那一公里多的山路,前公婆肯定是背不起七岁的儿子的,就只有前公公或者前夫去接送了。只是他两的活路太多,还要找钱来供养两个孩子读书,不知道他们忙得过来不?

一天我回娘家,母亲悄悄问我:你们都结婚一年多了,怎么还没有怀上孩子?说你们虽然是二婚,但应该还是有一个共同的孩子的,我非常理解。

回到家里仔细思量,母亲怎么会这样问我呢?是关心我还是别的什么意思?想了几天几夜都没有想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于是打电话问母亲,母亲说公婆已经问了她好几次,她问究竟是什么原因我还没有怀上孩子?

星期五下午,我拿出刚在街上买的羽绒服,来到女儿上学的校门口痴痴地等着。望穿秋水,大妞终于走出了校门,我迎了上去。大妞见了我装作没有看见,从旁边的同学身边跑了。天啦!女儿跟我都成了路人,我两行眼泪滚了下来。

  1. 我偷偷的来到前夫家,前公公和公婆还是像先前一样对我嘘寒问暖。我非常高兴,拿出早已买好的礼品送给了他们。儿子接过我的糖果,两眼痴痴地盯着我差一点哭了,居然叫了我一声“阿姨”就跑出去了。虽然这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我早已不是这家里的人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于是翻身起床走到不叫我妈妈的儿子房间。虽然现在是寒冷的冬季,窗外正飘着雪花,因为房间里有暖气感觉还是暖暖的,儿子也睡得香甜。回到房间看了看老公,发现他虽然睡着了但那张圆滑世故的脸上也带着笑容。只是我前夫家的那双儿女,在没有暖气设备的屋子里睡觉,盖的那张破棉被还能不能抵挡这寒冷的天气……

蓦然回首,这么多年来我付出了那么多,究竟得到了什么?居然没有人叫我妈妈了,难道我连做一个母亲的资格都没有了?

仔细思量:离婚只是换了一个新的环境,脱光衣服在别人家的床上睡觉。当繁华散尽激情冷却之后,最终也抵不过锅碗瓢盆和现实撞击下的生活。

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可能多半都是一地鸡毛吧……

作者简介

四川自贡人,上世纪末开始文学创作,曾在《人民日报》、《乡镇论坛》、《青年文学家》、《爱人》、《人民权力报》、《少年文学》、《消费日报》、《作家》、《四川日报》、《自贡日报》、《神州网》、《网易》、《青年作家网》等中央、省、市级报刊及多家网络平台发表文章。

自贡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散文集《岁月留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