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95后女卡车司机:6000块被“卖”,两次离婚后,被奥斯卡获奖导演发现,经历拍成纪录片

时间:2023-02-15 22:10:43 | 浏览:1099

每天晚上11点,女卡车司机张琳准时开着大卡车,拉满货物从温州出发。从浙江温州到福建泉州,全程400多公里,耗时8个半小时。抵达后,张琳会趴在方向盘上休息一会,第二天凌晨1点又开始返程。困了她就吃辣椒面,累了就大声唱歌。就这样两天一个来回,一

每天晚上11点,女卡车司机张琳准时开着大卡车,拉满货物从温州出发。

从浙江温州到福建泉州,全程400多公里,耗时8个半小时。

抵达后,张琳会趴在方向盘上休息一会,第二天凌晨1点又开始返程。

困了她就吃辣椒面,累了就大声唱歌。

就这样两天一个来回,一年四季,周而复始。

对张琳来说,这样一份艰辛的工作,已经是她能走的最平坦的路了。

15岁时,她被父亲以6000元的彩礼卖做人妇;两次逃离婚姻,一次为了反抗家暴,一次为了追求独立。

如今,她凭借一股韧劲,在男性主导的卡车司机行业中,才拥有一席之地。

通常来说,在卡车司机这个行当里,一副能经受劳累的男性身躯是标配。

可张琳是个女司机,而且身高只有1米58,仅比货车驾驶员的最低身高要求多出3厘米。

在她面前,长9米、高4.2米的大卡车称得上是“庞然大物”。

多数时间,张琳都在卡车上度过。

累了就趴在方向盘上睡一会,饿了就挨到下一个服务区,洗澡、洗衣服都在服务区解决,有时候洗的还是冷水澡。

作为服务区的主要客流,卡车司机时常会遭到工作人员的白眼,甚至被拒绝进去打热水或者方便。

“可能他们嫌弃卡车司机不消费”,挨饿、憋尿对张琳来说,是家常便饭。

路上很累,夏天很热,冬天很冷,开空调基本没什么用。开久了,腰椎和肩膀会隐隐作痛,因此她车上得时常备着止痛贴。

比起这些,更难熬的,是十几个小时与枯燥的对抗。

每天重复往返800多公里,路上没有什么风景可言。灰扑扑的公路,单调的绿化带,刺眼的路灯,在眼前一一闪过。

随着时间的增加,注意力会被逐渐消磨掉,任凭你有再多的耐力,也很难熬过去。

每个司机都有自己的应对方法,抽烟、嚼槟榔、喝浓茶......当这些都不管用了,就直接用手扇自己的脸,下手很重。

张琳也自有一套解乏之术,坚持不住了就唱歌、嚼口香糖,终极招数是用辣子蘸辣椒面。

一口下去,辣椒素带来的灼烧感,在口腔迅速蔓延,足以让人瞬间清醒。

长途劳顿,终日如此,苦吗?

相当苦。

张琳却对此甘之如饴,比起从前,这是她梦寐以求的自由生活。

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白水村,青山环绕,雾起云涌,宛若仙境。

可对于生活在这儿的村民来说,眼前的景色没有什么诗意,有的只是大山深处的蛮荒闭塞。

张琳就出生在这里。

小时候为了上学,她不得不翻山越岭,来回要走三个小时。放学以后,她还得跟着三个姐姐割猪草、砍柴,天天干农活。

“我妈哪怕生再多都要生个儿子出来。”父母从不掩饰对哥哥的偏爱,有吃的都先给哥哥,吃剩的才能轮到张琳。

她只能噙着泪水眼巴巴望着,每当这时,父亲就安慰她说:“妹妹不哭哈,我们不看人家吃。等爸爸把背篓编好卖了,就买给你吃。”

听完张琳真就不哭也不闹了,可这么简单的承诺,父亲却从未兑现过。

到了初中,由于家里穷到交不起学费,张琳只读了两个礼拜,便被迫辍学回家了。

没多久,媒人带着6000元彩礼上门,父亲很干脆地将她“卖”作了人妇。

男方是个煤矿工人,比她大了整整10岁。

可那一年,张琳不过才年满十五,远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嫁过去后,日子更苦了。在夫家眼里,她不过是个能干活、会生育的工具人。

很快,张琳生下一个儿子。才出月子,婆婆就催促她去干农活。每天早晨5点起床,吃的是开水泡米饭。

婚后第二年,张琳跟着丈夫去工地扛水泥。她力气小,忙活一天也只能挣30元,收入还不及男工人的一半。

可就这点钱,也要被婆婆悉数没收,“怕你乱花,反正以后也是给你幺儿用。”

然而张琳一味地隐忍,并没有唤醒丈夫的良知。

有天,男人喝得烂醉,竟对她动了手。第一次遭遇家暴,她选择了报警,然后逃回娘家,但哥哥却将她送了回去。

第二次、第三次......张琳逃了三次,被送回去了三次。

最后一次,她被打得躺了半个月。童年遭受的不公,炼狱般的婚姻,至亲的冷漠......回想起种种遭遇,张琳意识到,眼下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于是,她终于狠下心来,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逃出去。

带着偷偷攒下的500元钱,她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开往杭州的列车。可偏偏造物弄人,在火车上,张琳的包包被人偷走。

到了杭州,她漫无目的的找了4天工作,饿得头昏眼花,脚上都磨起了水泡。最后,她来到一家面馆,请求老板娘给她煮碗面。

好心的老板娘收留了张琳,之后她便留在面馆打工,得以解决温饱。

这是张琳第一次走出大山,即便诸事不顺,但她拥有了可贵的自由,对未来仍然充满希望。

张琳没有在面馆长留,那段日子里,她打过各种各样的工来维持生计。

大约过了半年,她偷偷回到家乡补办了身份证,后来又进入某电子厂,成为了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每月能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工友们喜欢玩短视频,张琳也不例外。工作之余,她还会将自己的日常分享在短视频平台上。

当时张琳的账号还没什么人气,但有位男网友经常给她留言评论,空白的评论区被两人的互动占满。

一来二去,双方互生好感,确定了恋爱关系。

他,叫陈勋,是一名货车司机。

回想起与陈勋初见的情景,张琳笑着说自己“当时就犯了花痴”:“他开那个大货车,开得太帅了!”

对于张琳的过往,陈勋并不介意,他说只在乎他们的未来,这让张琳十分感动。二十多年来,她头一回真正拥有了爱情。

认识2个月后,张琳和陈勋闪婚了。婚礼当天,陈勋用一长列大卡车组成送亲车队,浩浩荡荡延绵几百米,霸气又浪漫。

婚后,张琳成了一名“卡嫂”,不分昼夜地陪着陈勋跑线。时间久了,她冒出了自己开卡车的念头,一来可以赚钱,二来能帮丈夫分担。

可陈勋不同意,觉得女孩子干这个太辛苦了。张琳却没有就此罢休,她偷偷跑去驾校报名。等陈勋发觉时,她已经预约好科目一考试了。

张琳身高只有1.58米,而卡车身长9米多,车门的门把几乎高过了她的头顶。

纵使个头是短板,她还是努力在2个半月内拿到了B2驾照,并且四个科目都是一次通过。

连驾校的教练都忍不住夸赞:“年纪最小,个子最矮,考得最好。”

拿到驾照后,张琳和陈勋开始跑“夫妻车”。从上海到重庆1700多公里,白天张琳开,晚上陈勋开,两人收入有1万4左右。

以车为家的日子,终究是居无定所。为了尽快实现买房的愿望,张琳提出想要自己单独开车的想法,陈勋听了直摇头:“你一个女娃儿开啥子车嘛,没个男人在身边肯定不得行。”

张琳却十分坚定:“将来你在外面跑车,我才不要在家里给你带娃娃。”开夫妻车时,收入都在陈勋手里,她想要掌握自己的经济大权。

“你看会不会有地方要你。”陈勋撂下狠话,便不管了。果然如他所料,张琳拿着驾照四处碰壁。

“你一个女孩子家,能开得了这么大的车吗?”

“年纪这么小,驾照怕不是买来的吧?”

找了一家又一家后,终于有个快递公司愿意给张琳机会,让她试一下能否胜任这份工作。

“我就是